小柆叭

【晓薛】下次月考考什么(四)



金子轩对突然冒出来的金光瑶,称是自己父亲的儿子这一点深信不疑,金光瑶不解,但是这种问题也问不出口。虽然金子轩对他极好,可是戒备这东西,在偌大的金家更是显而易见。 金光瑶第一次见自己的嫂嫂江厌离是在一个月之后,不得不承认,金子轩的确是好福气,有着金光善这般不负责的父亲,偏偏娶了一个与金家格格不入温柔善良的妻子。





江厌离是整个金家最最不可侵犯的部分,一切归功于金子轩。幼时在外与母亲相依为命时,也多多少少在小巷地铁流氓那听过金家浪子金子轩曾经的风流故事。年纪小小的金光瑶对此嗤之以鼻:毕竟有金光善这般的父亲不是? 自打金子轩结婚后,花边新闻一夜之间消失不见,连那经常谈论金子轩等花花公子的地铁流氓也一夜之间消失。 再到金光瑶接触金子轩后,都不敢相信是曾经那花花公子,从最初金子轩见到的孟瑶,到提名后的金光瑶,金子轩一次次的举止行为都让金光瑶心颤。 比如初次见面,面对所谓的父亲以及多出来的哥哥,就像是一场闹剧,偏偏对着金光善一句“漂亮”,替他解围。





第二次见面,在金家身份并未透露的金光瑶一次次被欺压,对着金家的所有人宣布他“新二少”的身份。





后来,带着他交给自己的妻子江厌离说:“看,我也有个聪明可爱的弟弟了”,江厌离掩嘴轻笑,拉过金光瑶的小手,“是很可爱,看着也伶俐,就是...瘦了点,得多补补”。



…… 金子轩好歹是金家的少爷,年长,自然有很多公事,金光瑶便跟着江厌离。金光瑶与江厌离相处不久,偏生对她的印象好的不得了,也常常为江厌离嫁到金家感到不值。倒是稚嫩的小脸率先藏不住心事。





江厌离很喜欢揉着他的脑袋,比那毛茸茸的玩偶多了几分生气。





“阿瑶记得,日后要是遇见了一个能为你遮风挡雨,愿意改变自己去附和你的,那就是你最好的归宿”



金光瑶年纪虽小,但相比同龄人来讲却是“别人家的孩子”最佳代表。江厌离每每讲的大道理,也能理解七七八八的意思。



…………



不知是江厌离的那番话起了作用,每夜金子轩都会对着自己的妻子嚷嚷:“看见没,那孩子今天又对我多笑了几次,一定是我的真挚打动了他!”





江厌离凝望着金子轩手舞足蹈的描述加上神采飞扬的眼神,也随着他笑了。





夜里,本应熟睡的两人,一人静悄悄的睁开了双眼,蹭着窗外布满的月光,那人的双眸像是一摊柔水,抱着对方的双手又紧了几分,下巴抵着揉发,轻轻低呢:“谢谢”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金光瑶从不觉得自己能遇到像江厌离口中能为他付出的人,站在这样不堪的身份地位,唯一让金光瑶确定能做的就是安分守己,至少在金光善面前一定得做足,努力做一个能让金光善长面子的儿子,即使是这样的身份。 时间过得很快,小时候的记忆也变得模糊,只是初到金家被屈辱的感觉不会忘。还有第一次被外人认可的感觉不会忘。突然冒出的金家少爷,来历自然是见不得光的。金光瑶根本想不到,他的父亲金光善早已做出了天衣无缝的解释。



后来,因为嫂嫂江厌离娘家复杂的亲友关系,兜兜转转认识了一个铭记一生的人:蓝曦臣。





“温雅”是金光瑶唯一能找到最适合蓝曦臣的词语,无关他的父母,以及不堪的身份,除去这一点,便是金光瑶除了薛洋之外最能交心的知己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
蓝曦臣拉着金光瑶的小手,微笑的对着他讲: “这是聂大哥,叫聂明玦,这是他的弟弟,叫聂怀桑” 许是小孩子的闹性,蓝曦臣当着他和聂家兄弟提出结拜。 一声“二哥”便就一直叫了下去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
从第一声唯唯诺诺的“二哥”叫起,缘分就是这般妙不可言,可以一直延续到长久的未来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我不奢望有谁愿意对我付出一切,如果有,对于我来说第一想法就是心怀不轨。偏偏总有那么一个人,随着“二哥”这一称呼变成了口头禅,脚步永远徘徊在那人身后,或许,我才是那个付出的人?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金光瑶站在蓝曦臣独间办公室前,像样的敲了敲门,直到里间传来“请进”,金光瑶才走了进去。 “阿瑶最近没休息好?”见来人是金光瑶,蓝曦臣站起身来,摸着比他矮了半个头的金光瑶的脑袋,顺着推力扶着一旁的椅子又坐了下来。 蓝曦臣温柔无害的微笑冲击着金光瑶萌发的少女心。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金光瑶有个不为人知的秘密,他喜欢二哥,喜欢的不得了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
为人师表的蓝曦臣也有个不为人知的密码,恰恰和金光瑶的秘密可以组成一对













————


此章道长仍然还未出场,争取下章好了!加油加油!


评论(11)

热度(71)